靥柏。

去日苦多。

喻文州出场整理(1~600章)

喵喵喵喵喵喵:

第一百八十二章 咨询一下


  此时他一声招呼,其他不知道春易老来的选手也都抬头望了过来,不过大多就是点头算是问候了一下,就又回头各忙自己的去了。最后倒是喻文州起身过来招呼了起来:“大春过来啦!”


 


  喻文州,论技术实力或许并不算是最顶尖的大神,但是却是蓝雨这支战队的队长。大多战队的队长就是本队的王牌选手,但也总有些例外的。蓝雨战队就是个例外,他们的王牌选手当然是黄少天,但队长却是喻文州。喻文州的技术实力虽然明显不如黄少天,但战术素养极高,更重要的是,为人很稳重。黄少天那家伙的话痨属姓实在太拉低他的印象分,一个总在嘀嘀咕咕的家伙,总归会让人觉得有些轻浮。


  “有些时候没过来了啊!”喻文州待人和气,正式训练此时已经结束,看到春易老来就过来陪着聊了起来。


  春易老也就是知道蓝雨的队长比较好说话,这才没像霸气雄图的蒋游那么犹豫。这要把队长换成是韩文清,他也绝无可能一有想法就立刻丢下电脑找上门来。


   


 


  “开个荒而已,还要你去亲自指导啊?”喻文州笑,俱乐部的公会大体上如何运营,他还是清楚的。


  “这次第十区可大不一样呢!”春易老很严肃地说着。


  “哦?怎么了?”


    


  “你有第十区账号卡的吧?来看看记录吧!”喻文州说着。


  “有呢!”春易老掏了张卡递给了喻文州,他当然是有备而来。


  喻文州随意找了台电脑坐下,登录游戏,一边头也没回地说道:“少天你也来看看吧!”


  身后没有反应,黄少天戴着耳麦像是没有听到,左右两边的选手却是一起推他:“黄少队长叫你呢!”


  “啊?什么事?”黄少天摘了耳麦回头问。


  “过来看看第十区的副本记录。”喻文州说着。


  黄少天无奈起身,一边走过来一边说着:“第十区?新区?新区的记录有什么可看的?”


  “唔,成绩果然很高呢!”喻文州此时已经进入游戏,也不关心角色是什么,直接点开了副本记录榜单。


  “少天,你觉得这样的成绩是怎么打出来的?”喻文州问道。


第一百八十三章 蓝雨队长


  喻文州把三个小副本的榜单逐一点出来看了一遍后,回头问向了黄少天。


  


  “哦?竟然会有这样的武器?”喻文州听到这关注度又是提高了不少。之前的话,多少也是看出了春易老的来意,所以客气地应对一下,这一下却是的确有了令他关心的东西。


  “这样的武器肯定是自制的吧!听起来倒像是专门针对散人做的。”黄少天说。


  “散人……”喻文州显然也是知道这种玩法的。


    


  喻文州点了点头,显然是很赞同黄少天的看法,随后又看了看君莫笑队伍里的其他队员:“那么其他人呢?”


    


  “冰霜森林嘉王朝的这支队伍呢?”喻文州问道。


  春易老连忙介绍了嘉王朝队伍的五人职业,这些他们都是做过调查的。


  “很明显是代打啊……新区新人玩家,没能力刷出这么高的成绩的。”喻文州说着。


  “我也这样想。”春易老说。


  “而且可能还不是普通的代打。你看埋骨之地这个副本成绩的时间,正好是在我们和嘉世战队比赛的前后刷出来的。嘉世的副队长刘皓在那天的比赛中多次出现极其低级的失误,状态出奇的差,看来这家伙是跑去新区打副本分散了注意力啊!”喻文州说。


  “不会吧……这么个小副本,职业选手还不是随便就刷个记录出来了,他至于影响到对比赛的注意力吗?”春易老说。


  “这个埋骨之地的副本成绩不寻常的,少天你觉得呢?”喻文州说着。


    


  “恐怕不只,这家伙,或许不是去研究新打法,而是去偷新打法……”喻文州说。


  “啊?”


  “这个新打法的记录先后出现了三次。”喻文州敲了敲屏幕说,“两支队伍,这么巧正好都研究出了新打法?注意君莫笑他们的第一次记录,队伍里有一个叫离恨剑的人,但在被嘉王朝超越后,他们的队伍中这个叫离恨剑的不见了,又换了个叫流木的。这两个角色不同职业,所以应该不是同一个人。这个副本里,剑客也没有比狂剑士多出什么优势。如果说是因为剑客的玩家比狂剑士的这位水平更高的话,那么第一次的时候为什么不直接让这个剑客来?所以很大的可能是,新打法是君莫笑研究的,这个狂剑士离恨剑是嘉王朝这边混入他们队伍的,在跟着他们学到新打法后,回去带领导嘉王朝的人又重刷了记录,君莫笑这个时候当然是不可能再找到离恨剑这人帮忙,所以才又找来了流木这个剑客。”


  春易老目瞪口呆,从这里竟然可以看出这么多他想都没有想过的东西。


  记录出现的时间,嘉王朝公会的背景,联赛中刘皓非一般的糟糕表现……喻文州居然留意到了这么多的细节。这位蓝雨的队长,显然并不如外界所说的只是一个很会团结队员的温和的人。这样的观察力和判断力,根本就不在黄少天之下。不,或许比黄少天还要强。至少此时,黄少天都没有做出这样大胆的推断。


  “队长你也太夸张了,构思小说呢吧你这是。”非但没有推断,黄少天还在对喻文州的推断产生怀疑。可在春易老看来,喻文州的这些推断细细入扣,大有可能。


  “刘皓难道疯了,一个新区的副本他会下这么大功夫?”黄少天的话怎么可能只有这一句,这还接着说呢!


  “呵呵,说的是啊!所以这当中或许还有一些其他特别的原因,导致他对这个副本记录异常重视。先前的冰霜森林就有和君莫笑对刷,之后甚至做出混入君莫笑队伍刺探情报的举动,看来也是很重视这个君莫笑啊!能让职业选手都令眼相看,君莫笑也差不到哪去。我有一种感觉,刘皓对君莫笑是有着知根知底的了解的。他的行为在针对的掩盖下,藏着的是恐惧、认可和信赖。因为害怕,他要跑去刺探对方的情况;因为认可,他偷回对方的打法就直接使用,因为他相信对方的打法已经是最佳的选择,不会有更优秀的战术。”


  “所以说,想知道君莫笑是什么来头,直接打个电话问问刘皓就清楚了。刘皓的电话,我这应该有的……”喻文州一边笑道一边摸起了口袋,但很快却又恍然:“哦,手机没带。”训练室不许带手机,这是很多俱乐部都有的规定。


  春易老期待着,期待着能知道这个答案。他当然希望喻文州能主动一些,不过看到喻文州没有摸出手机,却也没有要去取的意思时,春易老有点失望。他当然不敢支使这位战队的队长,但此时此刻,也说不得要拜托一下了。正准备开口,却见喻文州拍了拍没装手机的空口袋后笑了笑说:“其实刘皓又针对,又害怕,又认可,却又信赖的人,不用问也已经知道是谁了。”


  “是谁?”春易老脱口道。


  “叶秋。”喻文州说。


  “叶秋大神……”春易老实在已经不知道该摆出个什么样的表情才能展示他此刻心中的惊讶了。


  “少天和叶秋最近有联系吗?”喻文州问。


  “没有啊,那家伙从退役后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或许已经被外星人绑架了吧!”黄少天说。


  “他不用手机的对吧!”喻文州说。


  “嗯。”


  “现在看起来,是被外星人绑架到第十区继续玩荣耀去了啊……散人君莫笑吗?或许哪一天就又突然在比赛里看到也说不定呢!”喻文州说。


  “……”春易老觉得自己应该是有很多话要说的,却又好像理不出思绪似的不知从何说起。这喻文州和黄少天,对于这个惊到人的结论却都没有什么过大的反应。喻文州若有所思了一下后,抬头看了看训练室的挂钟,突得站起了身。


  “吃饭了。”喻文州说。


    


第一百八十四章 这也算优势?


  吃罢饭,告辞离去,喻文州和黄少天都再没提叶秋的事。喻文州依旧是那副和气的模样,还陪他走了一段,直至要彻底分开时,才最后又交待了一句:“那个君莫笑,尤其是手里武器的情况,多多留意一下吧!”


  


  喻文州这边,回过身来,看到黄少天正回自己的房间,连忙出声喊了一下。


  “干嘛?”黄少天应着。


  喻文州过来,却是和黄少天一起进了他房间。


  “队长有什么吩咐?”黄少天问着。


  喻文州站在一边的桌旁,拿着桌上一个笔筒把玩着:“上次和嘉世比赛的时候,晚上你好像有出去啊?”


  “咦,有这回事吗?那一天吗?嗯嗯,让我来想想啊……”黄少天说。


  “是不是去见过叶秋了?”喻文州问。


  黄少天没支声。


  “时间和那个副本记录时间很吻合,那队里那个剑客流木,就是你吧?”喻文州说。


  “流木吗?嗯,这个名字似乎是有那么一点点耳熟。怎么会呢?好奇怪的哈。”黄少天说。


  “呵呵……”喻文州笑了笑,对于黄少天的装傻打岔也不去说什么,只是接着道:“叶秋的那把散人武器到底是个什么名堂?”


  黄少天的神情也立刻变得严肃起来:“毫无疑问,就如我先前所说,就是专为散人而做的武器。”


  “攻击力呢?”


  “绝对的银武水平。”


  “有什么特别属性?”


  “没看出来。看起来似乎是没有。”


  “攻速呢?”


  “各种形态都是统一的,应该是5的攻速。”


  “有哪些形态?”


  “从他用过的技能来看,全职业都已经包括进去了。”黄少天说。


  “等级呢?”


  “他应该有把握提升的。”黄少天说。


  “这样的武器,再加上叶秋,看来是有机会看到真正的散人了。”喻文州感慨。


  “不过至少也得要一年以后。”黄少天说。


  “散人么……”喻文州若有所思地望向窗外。


第一百八十五章 可惜是手残


  “队长……”黄少天回头望向喻文州,表情无辜。


  喻文州却只是笑了笑:“事实啊,我的确手残。”


  “你的这些垃圾话对我们队长是没有用的。”黄少天回道。


  “是啊,所以说他厉害,如果不是手残,真的是个很难应付的对手呢!”叶修说。


  黄少天无奈,又是回头看喻文州。


  “手残想和他切磋两把,问他来不来。”喻文州笑道。


  黄少天转答,叶修很快回复:“来呗,有号吗?”


  “就用这个吧!”片刻后回复才到。


  “哦,已经换人了?”叶修问。


  “是啊!”


  “自由场,谁先到谁建房。”叶修说。


  “45178号房,密码159。”喻文州回道。


  


  “好啊!”君莫笑进来后叶修打着招呼。


  “好啊!听说现在在做网管?”喻文州答着话,角色流木却是已经拔剑冲了上来。


  “是啊,我们这些人,除了游戏什么也不会,还能做什么呢?”叶修笑着,君莫笑也是千机伞一甩,抖成战矛形态,闪开这一剑后一个龙牙刺了回去。


  “5攻速的战矛,这个可难缠了。你的却邪也没有这么高攻速吧?”喻文州说。


  “就是属姓单调了点。”叶修手下一直未停,方才龙牙过后又是接连几个技能加普通攻击的连续追击,喻文州的流木左躲右闪,根本没有反击的机会。


  “准备弄一个散人回来?”喻文州却还是在说着话。


  “希望这一次游戏公司不要再捣乱。”叶修说。


  “呵呵,加油吧!”


  “对付你还用加油?”叶修笑。


  “有时真羡慕你们这些有手速的疯子。”喻文州感慨着,手下流木却是因为操作没跟上,终于在君莫笑接连不断地攻击中中了招。


第一百八十六章 散人的伪连


  “你赢了。”喻文州说着。


 “很正常。”叶修笑笑。


 “散人的优势确实明显,加上你还有这么一件神奇的武器。不过,随着等级的提升,散人的空间还是会被不断地压缩的。”喻文州说着。


  “嗯……你觉得,极限是多少?”叶修问。


  “老实说,我觉得散人根本就没有讨论的意义。想玩好条件太苛刻了。首先没有你手中这样的武器的话,根本不足为虑。再其次,也只有你才能充分发挥出散人多变的优势。这个特别的职业,也就只有具备了这些特别的条件才变得有意义。”喻文州说。


  “现在都已经具备了。”叶修说。


  “以你所具备的条件来说的话,我觉得70级的情况下散人复杂多变的打法优势可以大于它没有高伤大招的缺陷。注意,这是仅限于拥有这种武器以及你使用的情况下啊!假设荣耀保持像现在70级的这种完美平衡状态提升上限的话。95级,等级达到95级的时候,即使是你,散人也不再具有价值了。”喻文州说。


  “唔,和我想的一样,真可惜啊!”叶修叹息着。


  “如果能早一些,赶在50级那个时代的话,你这个散人会很强的,会成为Bug的。”喻文州说。


  “现在总算也不算太迟。”叶修说。


  “不过……这赛季过去的话,荣耀就已经有三年没有提升等级上限了。”喻文州说。


  “嗯……或许快了。”叶修说。


  “75级?80级……对散人这个技能方面不会有成长的职业来说都是削弱。”喻文州说。


  “但至少还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你觉得我还有可能一直玩到95级的那一天吗?”叶修说。


  “只是这样在第十区玩玩的话,有什么不可以?”喻文州笑。


  “唔,说得是。”叶修也笑。


  “要不要再来一把?”喻文州问。


  “不用了吧,我不会给你看清我的实力的。”叶修说。


  “没用全力吗?”喻文州问。


  “当然,我是老人家了,是需要保养的。”叶修说。


  “那就这样吧!”喻文州笑笑,退出了比赛场。两个角色在竞技场外又是碰了下头后,叶修道个了别就让君莫笑离开了。


  “怎么样?”喻文州回头问着身后的黄少天。


  “一共打出了21次伪连。”黄少天说。


  “他倒是很清楚我的弱点。”喻文州说。手速,这就是喻文州的致命伤。于是在这样的对抗中,由于手速无法保证操作的速度,角色在行动上慢半拍,最终导致一些本可以闪躲掉的攻击无法反正,最终被对方击中形成了伪连。


  “嗯。”黄少天点了点头后应道,“他清楚联盟中每一个对手的弱点,如果换了是和我交手的话,他不会使用这么多的伪连。”


  “如果不是散人,也制造不出这么多的伪连。”喻文州说,“如果刚才换作是你,同样的情形下,那21个伪连你能躲掉几个?”


  黄少天突然一怔。


  “你再看看录相吧!”喻文州起身拍了拍黄少天,“散人复杂多变的打法,最终产生的就是不断的伪连……”


第三百零三章 用心良苦


  微草战队拥有这么一个天才新秀,对于蓝雨而言当然不是一个好消息。此时队员们都在交头接耳,议论着这个高英杰。


  “怎么看?”队长喻文州继续望着比赛,头不转地问着一旁的黄少天。


  “小孩的操作极快,恐怕还在王杰希之上,就是靠这个压了王杰希一头。因为快,偶尔出现的一些破绽也是一闪即逝了,很难捕捉到。而且这些短暂的破绽,我觉得他也不是不知道,就是因为知道无所谓,才会放弃去弥补,努力追求速度。一个新人,哪来这么老道的经验?肯定是王杰希教出来的。我怎么越看越觉得这小子就是专门调教出来对付我的啊?”黄少天絮絮叨叨一大堆。


  “王杰希那边呢?”喻文州自然会去筛选黄少天的絮叨里哪些是废话哪些是有意义的。


  黄少天的废话喻文州自然是自动屏蔽掉,只是继续关注着场上说:“王杰希的技能加点,没有加彻底。”


  “嗯?”黄少天听到这话突然一怔。


  实战是要讲操作的,这大大限制了喻文州的实力。而论到其他的话,喻文州却无一不是联盟顶尖的素质。王杰希的魔道学者加点没有加彻底,这一点,同样以判断力著称的黄少天完全没有察觉,他更多是在观察着二人实战中的破绽,假想着若是自己上阵的话会有哪些可乘之机。这细微的数据上的差异,他真是完全注意到。


  “所以他的技能伤害稍稍差了那么一点,在这样胶着的连续碰撞后,积少成多,终于是显露出来了。”喻文州说。


  “你的意思,他故意让那个小孩?”黄少天说。


  “看起来是了,而且,他想不动声色地让……”喻文州说。


  “用得着这么细心地去捧吗?”黄少天嘀咕。


  “因人而异吧……有些人或者会因为惨痛的失败奋起,有些人大概就需要这样一次恰到好处的胜利竖立信心。这孩子我们又不熟,王杰希这么做,肯定也有他的道理。”喻文州淡淡地道。


  “那还能让他得逞,赶紧戳穿他。”黄少天说。


  “厚道点吧!为了捧这一下,王杰希的牺牲已经很大了。而且风险也很大,这要是被对方看穿了,效果肯定适得其反。他技能点上的相让,幅度绝对也不大,我看大概只是两个技能上低了一阶而已。能掌握得这么精准,也是下了一番苦心了,用心良苦啊!”喻文州感慨着。


  黄少天听后怔了怔,少见地没有一堆话立刻堆上去,只是半晌后才道:“他还真自信,以为大家都看不出来吗?”


  喻文州只是笑了笑,而后转头过来问了一句:“叶秋来了吗?”


  “我哪知道啊!”黄少天说着,头也转了,却是望向了嘉世那边,冲着某个漂亮的姑娘,右手扣了两个手指塞嘴里很是无赖地打了两个口哨。


  嘉世的人都望过来了,结果偏偏就那姑娘,拉了拉衣领把头扭到相反的方向去了。


  “靠,这个死女人!!”黄少天郁闷之极。


  喻文州看在眼里,无奈地笑了笑,看到嘉世一堆人都在朝这望,却是又挥手和众人打了打招呼。嘉世的人一个个挥手还礼,心里却是茫然得很。


  


第三百零四章 肩负起微草的未来


  “王杰希已经把他能做得都做到最好了,能不能把握住,就看这孩子了。”喻文州和嘉世的人打过招呼后,回过头来接着说道。


  全场一片惊呼后,先是死一般的寂静。没过一会,开始稀稀拉拉地响起了一些响声。在这点掌声的带动下,声音已是越来越大。虽然比赛的结果和很多观众所期待得并不一样,但是谁也无法否认,这是一场精彩的比赛。


  鼓掌的人中,甚至有两个站起来的身影。


  选手席中的喻文州。


  观众席中的叶修。


  他们眼中的精彩,却不是这一场比赛,而是这一场比赛中王杰希的付出。


    


第三百三十八章 知己知彼


  


  观众席上懂门道的观众手拍得那叫一个热烈,连连感慨不愧是两位战术大师,都是料事如神。


  他们哪知道,此时比赛台上的双方指挥喻文州和张新杰却都在泛着苦笑。


  自己聪明,对方却也不呆。事实上两边都是从比赛台的窗口看了全息投影的画面。这里哪有什么料事如神,根本就是看图做布置嘛!因为两边都是顶尖高手,战术素养自然是极高,所以虽非同队选手,在配合上却也不会太过生分,接受命令后的行动都是干净利落,双方针对姓的调整像是约好的配合一般。不知内情的观众自然觉得是精妙得厉害。


  喻文州和张新杰这一看,双方都是明眼人。偷袭暗算包抄截道一类的需要神鬼不知的战术肯定是做不了,这一场比赛,显然只能是在硬碰硬中的调配了。


第三百三十九章 各有短板


  李轩作为全明星级别的选手,鬼剑士的第一大神,对付押枪并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但问题是,他此时要应对的并不只是押枪。喻文州,这个一队的指挥者,没有参与之前的激烈战斗,此时总算是站了出来。手中术士索克萨尔不紧不慢地在一旁施展着各类咒术、法术。动作不快,但却极准,而且和周泽楷的连续射击配合得相当到位。实在让人无法相信这两人根本就是从来没有配合过的对手。


  两位顶尖选手联手出击,配合又是精妙,李轩一个人实在有些顶不住。他此时尚能支撑,却是凭借了角色上的优势。鬼剑士的暗系抗姓较强,而术士的咒术和法术也大多都暗系,这样一来丢在逢山鬼泣上面倒是因为抗性问题消弱了不少。这个问题,原本可以靠加快节奏来解决,但是,全荣耀都知道喻文州这位大神是出了名的手残,你让他做什么都可以,让他加快节奏?很抱歉,操作速度跟不上,这个是硬伤,无法从任何角度去解决。


  不想二队就乘着他们这一调整的功夫,猛然冲破了之前的限制,四人齐出,一下子就把喻文州的索克萨尔堵了个正着。


  这面对围攻想脱困,可不只是有意识有判断力就可以的。有意思,能判断,却也需要足够的手速来实现自己的意图。这无疑又是撞到了喻文州的死穴,此时处境极其尴尬,上来就被四人一通狠扁。


第三百四十章 大神齐爆发


  这个判断让张新杰着实满意。王不留行飞来一个熔岩烧瓶丢下,大片的火海让喻文州的索克萨尔不得不退。王不留行追上又一通乱打,王杰希那种变幻莫测的魔术师打法,对于喻文州来说完全就是克星。他可以看出王杰希的打法意图,可以知道该怎么做,甚至怎么破解,但是他偏偏做不到。这种时候,喻文州也只有在嘴角留下一丝苦笑,玩命逃走。


第四百三十一章 猛虎乱舞


  “当心身后!”喻文州一声提醒,他看到韩文清的大漠孤烟已是从他们身后的屋顶上直接翻了过来。


第四百三十二章 暴力的姑娘们


  喻文州一看,得,开始乱了。


  这种场面他一点也不陌生,丝毫也不。他可也是老牌大神了,全明星赛参加过多次,担任指挥也是多次。战到热闹的时候,有选手喜欢靠一己之力耍一耍,这在每次的全明星赛上都会有发生,大家都不会去当回事。


  只不过今次他们一队里第一个折腾起来的,居然是楚云秀,这一点倒是让喻文州意外了一下。这个在圈里知名的关键时候喜欢掉链子的大神,今天貌似玩得很开心啊?


  不过细下转念又一想,他们一队这次的组合,真要出这种幺蛾子的话,楚云秀还真就是唯一的人选。


  他们这边,喻文州自己是肯定不会,黄少天是他的队友,换个指挥这家伙有可能也跳弹,但有喻文州坐镇,怎么也得卖队长面子。再然后,苏沐橙就是一个惯于和他人配合的选手,这么多年下来,从来就没出过什么个人风头。此外的周泽楷,技术真是超炫,不过人却是比较沉默规矩的。打得炫,那是他的技术风格,这人性格上并不喜欢张扬出风头。


  对此,也不会有人存着什么埋怨。喻文州看到楚云秀要去冲,当即也是指挥其他几人一起配合,虽然在眼下这不是一个最好的战术选择,但是,没人会真的去认真计较这些。


  二队立刻明白了一队的意图,韩文清、张新杰、邓复升一起迎上。韩文清主攻,邓复升从旁掩护,张新杰给予支援。基本可说又是一个铁三角的配合,三人打得张驰有度,一时间倒还真把猛冲的五人给顶住了。


  “散开上。”喻文州多少还是要说一下。


  和铁三角类的组合硬碰是不智的,人家有高防御的骑士掩护,有牧师的回复,他们有什么?全是输出,只能猛攻,被对方打一下,损失多少就是多少,无法弥补。


  喻文州的指示下来,大家依然是照听不误。站位一下散开,黄少天的夜雨声烦继续正面牵制冲击,周泽楷的一枪穿云却是绕了侧翼,一边射击,一边已经朝着王杰希、苏沐橙那边逼近。楚云秀那是一门心思想把苏沐橙给救下来,那还有啥犹豫的,直接把三位当作空气,直接冲上营救。喻文州呢,则是和黄少天展开配合,双人对那铁三角展开了牵制。


  “今天的姑娘们都是怎么了?好像状态都出奇的神勇啊?”喻文州有些纳闷地嘀咕了一下,手底下却依然是一丝不苟。一看局面有变,更是立刻做出新的布置。


“今儿的姑娘真的都是相当暴力啊?”喻文州又是嘟囔了一下,这卫星射线,毫无疑问只有苏沐橙才有可能用得出来。


第四百四十一章 冒泡


  “你来我们蓝溪阁呀!”黄少天说。


  “你说的算吗?”


  “不算!”喻文州冒出来回复。这黄少天只是略一犹豫,居然被手残抢在了前面做出了回复。叶修带头捶桌笑。


第四百四十三章 狂暴20秒


  “这个狂剑士怎么样?”蓝雨战队一伙里,队长喻文州问着队中的全明名级别的狂剑士选手于锋。


  “根本就没发挥出什么,上来就被黄少压制得死死的。不过看得出意识还是不错的,很多地方应对的想法可以看出来是正确的,只是抓不到节奏。”于锋回答道。


  “嗯……新人常犯的毛病。而且这个场面,可能让他也吃惊不小。”喻文州说着。这场面,别说是斩楼兰了,就是他们这些大神都没怎么经历过。


第四百四十七章 散人的连招


  “喻队,这个样子就输掉的话太难看了,要罚啊!!”还有人向喻文州这边投诉。


  “呵呵。”喻文州只是笑笑,也不说什么。他倒是一直默默地看,只和队友于锋有过些私下的交流,没在公众频道里插过什么话。


  “喻队你怎么看啊?”但有人直接就问上门来了。喻文州的确是很值得问的一个人。一来他本人也是一个荣耀经验很丰富的资深选手,二来最熟悉场上这黄少天的人也非他莫属。


  “少天大概要输。”被问到的喻文州也不藏着,大大方方地回答。


  “怎么讲?”问的人继续问,其他人也早瞪着眼等着这消息。


  “散人的变化很复杂,很需要经验来应对,但现在谁有对散人的经验?所以现在少天意识有点跟不上。叶秋又不是菜鸟,很懂得利用这一点,你们注意到没有,他用的这些个连击,根本就没一个是常规套路的,除了起手那个龙牙后必中的天击,你们有见过哪怕是一次是同系职业的技能连接在一起的吗?”喻文州慢吞吞地敲上一了一句。


  注意到这一点的,未必就是喻文州一个人,但没注意到的却也真得不少。大家听完留意了一下后,很快就有不少恍然的声音发出。


  “黄少,你们队长在指点你呐,听到了没有。”有人乘机还吆喝。


  “滚!”黄少天不是喻文州,回消息很快。


  “喻队他敢让你滚!”那人转头就告状。


  喻文州当然没把这些玩笑当回事,也没去回复,只是继续关注着比赛。


第四百四十九章 各有所念


  “感觉如何?”正看着,qq上队长喻文州却是发来消息。


  “很难缠。”黄少天回道,“不过修正场到底还是掩盖掉了不少问题。”


  “没办法,他级太低了,真开普通场打,他用龙牙都破不了你装备的僵直抵抗。”喻文州回道。


  “嗯,但这散人的连招确实繁复。真要研究的话,会花不少精力。”黄少天说。


  “比赛终究不会因为某个人而决定。”喻文州说。


  “但我有预感,他回来后一定是个大麻烦。”黄少天说。


  “他从来都是……”喻文州说。


  “可惜啊,像他这样的散人,找不出第二个。”黄少天因为没有实验对象而痛苦。


  “那几个人你觉得怎么样?”喻文州问道,当然是说斩楼兰几人。


  “水平都还行,但都太嫩了,名额队水平。”黄少天回道。名额队的意思就是指每赛季时积分挣扎在最后两名附近,为了不掉到最后两名失去名额而挣扎的队伍。这赛季前半段,嘉世战队就沦为了名额队的角色,让人大跌眼镜。


  “结论不要下得太早,距离他们进入职业联赛还有半年的时间。”喻文州说着。


  “嗯……拉到叶秋,对他们帮助应该很大。”黄少天说。


  “没有肖时钦的雷霆,也不过是名额队水平。”喻文州说。


  “但叶秋下寒季只能中途复出注册啊,前半程是没法出战的。”黄少天说。


  “所以说,这支队伍真正发力,可能要到第十赛季。”喻文州说。


  “那时的叶秋又会是什么水平呢……”黄少天嘀咕着。


  “这个真不好说,一年的退役,究竟会让他生锈,还是会让他得到难得的休息?”喻文州说着。


第五百一十八章 老魏


  没错……两人所说的那个人,正是喻文州,蓝雨现在的队长,联盟第一术士,索克萨尔的操纵者。


  在联盟初始,他还只是一个报名参加俱乐部战队训练营的毛头少年,还远没有资格进入职业队。


  这少年一开始就被战队的职业选手看作是来凑热闹的,就连魏琛也不例外。因为那手速,丢在普通玩家堆里就不说什么了,在这可能成为职业选手的训练营里,已经是一种令人发指的存在。


  所有人都以为这少年在训练营的第一回选拔中就会被刷出去,结果谁也没有想到,这少年竟然可以一直留到最后。


    每一回的选拔,过关过得那叫一个勉强,那叫一个揪心。虽然他最终留了下来,却也只不过得到了一个“运气不错”的评价。没有人关心他的成长,因为没有人会对他抱有什么期待。那时候,训练营里被大家关注的,是魏琛从网游里带回来的一个少年。


  没错,这个人当然就是黄少天。承载着未来的希望之星。而喻文州,那个时候却是不停地被人们遗忘着。


  直到有一天,队内训练中,在考察这些训练营少年的水平时,魏琛赫然败在了这个他甚至都没记住名字的家伙手中。


  “运气不错。”魏琛如同最初看到喻文州通过了训练营的层层选拔留下来时那样评价着。毕竟,是比赛就会互有胜负。那时的魏琛正因为状态不住地下滑而焦头烂额。一场和训练营孩子们的比赛,他觉得是自己太过于心不在焉了。


  结果第二把……第三把……当就这样败给了那个操作慢吞吞的家伙三局之后,魏琛终于意识到了些什么,整个俱乐部的人都意识到了些什么。


  “谢谢前辈指教。”那少年,和当初被人们嘲笑时那样,不卑不吭。胜不骄,败不馁,如冰川一般纹丝不动。魏琛立刻知道,他在精神上都输给了这个少年。那一瞬间他就产生了一个感觉:蓝雨已经不需要他了。


  这个少年,将成为蓝雨基石一般的存在;而黄少天,将成为锋利的剑刃,斩断来敌。




P.S.想找喻总的出场整理但是没找到,只好自己上了_(:3」∠❀)_才发现原来我喻话也这么多(倒地

上火


喻文州拔出账号卡,起身关掉电脑之前又稍稍总结了一下今天的训练情况。他视线探寻过众队员却刻意在黄少天处滞留了几秒。

他们的情况在队内早就不是秘密,郑轩看在眼里,右肘不着痕迹的戳了一下坐在他旁边的徐景熙,

“我觉得队长的眼睛特别深邃,特别是在看副队的时候…”

徐景熙不以为然,

“那不然?人家谈恋爱呢。”

事实是当事人双方只是在打暗号,喻文州的那一眼传达着今晚吃什么,在哪个窗打菜这样的信息。

黄少天是想象征性的配合他一下,牵了牵嘴角刚要以唇语示意,又“嘶”的合上了嘴,像极了试探水又缩回去的小猫。

出了训练室,两个人走在去食堂的路上。G 市的盛夏就是延绵的高温预警温度峰值,有增无减,好像上帝夏天格外青睐这座城市, 把所有的炙热都献殷勤般留在这了。

黄少天上火了,嘴角的小脓肿明晃晃的灼痛怒刷存在感,因为随着炙热而来的G 市美食也是黯然销魂的一种,嘴越疼越馋,以毒攻毒自我欺骗的江湖传言这种时候就会被拖出来当借口,不知道摧残了多少青少年,他也是其中之一。

今天的黄少天的形容词是沉默的,天知道这个字面意思放他身上在平时是一种侮辱的形容词竟然有一天能被他自己表现出来。

喻文州走着走着,被聒噪的蝉鸣和卷过身侧一波又一波的热流催生了几分倦意,他下意识望向身侧的人,艳阳下那人翘起的金色发丝镀了一层光,又被光晕和涌过的热流渲染成一个模糊的色块,脸上堆满了惬意散漫,神色飘忽着不知道是在看什么别的东西,他仿佛映衬这个盛夏背景似的,蜻蜓点水般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嘴角的小脓肿,触到了痛觉神经又飞快眨了一下眼,眼底酝酿着些许不悦。

这个下意识的动作被喻文州尽收眼底,那截舌尖和嘴角令他顿时来了精神,随即轻轻唤出了声

“少天,还没好?”

黄少天把刚想炸的毛压了回去,他似乎很想和他分享他的感受,也许还有很多话想说,悉数成了一个表达肯定的几次点头,眼巴巴的望着喻文州,个中意味无不渗透着苦不堪言,偏偏眼睛还盛着那一汪闪烁着粼粼的炽热,蒸得喻文州颊边的汗无端又生出一些来。

他突然顿住步伐用身体把刚要迈出下一步的上火少年截住了,前胸靠近,两个热源相互贴着,喻文州不紧不慢的揽住他肩膀,微微前倾转而又扣着他后脑往自己方向来,伸出舌尖在他嘴角那处浅尝辄止的舔了一下,

“记得吃药。”

梦泪真的是心中最理想的符合电子竞技精神的职业选手了。

摘纪录:

所有的人都只记得冠军,没有人知道第二名是怎么走下舞台的。
——梦泪


感谢推荐